日本高校校花比赛第1名竟是中国妹纸,你们觉得这颜值咋样?

最近,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在进行大学小姐选拔,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决出了冠军。

emm...没错,冠军就是热搜上这位中国妹纸。

其实到最后阶段就是三人争霸了,分别是以下三位,最左边这位是中国妹纸。

三个人分别都有详细的资料,我们先来看看落选的那两位。

她叫小林生成,162cm,东京的。

层层选拔到了最后三强,看来也是有自己独特的个人魅力啊!

她叫网野ひかり,164cm,97年的。

写真中的照片大部分都是笑的,一个很自信的姑娘。

最后就来介绍一下这次比赛的冠军,她叫艾芊芊,这是获得冠军的照片↓

艾芊芊是94年的,中国江西人,在东京工业大学留学。

是生命理工学院研究生1年级的学生,长相还是很甜美的。

她的特长是跳舞,大赛现场还跳起了中国古风舞蹈,特别优美,吸引了不少目光。

看到姑娘长相时,日本网友都说这是压倒性的胜利啊,长得真好看!

还有网友表示:美!中国妹子水准是高!快来为中国妹子打call!

确实,姑娘这个侧颜还真是美哈!

生活照也不错,大家来欣赏一下↓

五官端正,笑容甜美,赢得冠军确实也不意外。

虽然日本网友一阵夸,但不少中国网友也表示,我们的姑娘确实好看,一抓一大把啊。

emmm...这个长相,我觉得放在中国学校里也不算是很普通吧...

突然好想看到中国高校的校花比赛哎,那一定超级养眼。

话说,日本选美真是多,前段时间不是刚出了一个全日本国民美少女么。

就是这位13岁的女生——井本彩花↓

刚上中学二年级,就能从8000多的参赛者中突围而出。这个女孩,真的蛮厉害的。

从照片来看呢,这个小姑娘长得还是非常清纯可爱的。走起秀来的样子,也是很女神的。

一笑起来,牙就显得有点不太好看。不过,橘子君始终感觉她有点不像13岁的啊...

获得冠军后的井本彩花,也是非常的激动,哭着从颁奖嘉宾的手里面拿过奖杯,上户彩还为她带上了冠军绸带↓

参考消息网12月8日报道 韩联社最新消息称,韩军向“侵犯”领海的中国渔船进行示警射击。

另据韩联社报道,遭射击的中国渔船是渔政船。

韩联社12月8日报道称,据韩国军方12月8日消息显示,当天下午2时46分许,海军向越过半岛西部海域北方界线(NLL)的中国渔船进行了示警射击,将其逼退。

韩军相关人士表示,在西部海域白翎岛以东海域,一艘来路不明的船只在对中国渔船进行巡查作业时越过NLL约1.8公里。韩军在此过程中先用无线电进行了6次示警喊话,随后予以示警射击。最初韩军推测该船来自朝鲜,后来确认系中国渔船。目前韩军已加强了在NLL地区的监视力度,应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中国经济“走出去“,需要相应的外交政策为其”保驾护航“,未来外交为经济服务的特点会越来越明显,中国外交的“大年”在接下来或许会成为一种常态。

正如网友所言,“如果权力不是来自于人民,权力就必然蔑视人民。”三亚“裤衩事件”,暴露出的问题恰恰是城管部门执法权被滥用,他们的无法无天,让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不得不没有人格尊严。那么,普通百姓遭遇类似尴尬,城管部门肯低下其傲慢的头颅吗?

其实很多地方出台的改进宣传报道文件都有明细规定,而且点明要“遵循新闻价值和新闻规律”,但如果将文件当尚方宝剑而循规蹈矩,照样不是“安全”的,因为出台文件的人往往就是破坏文件的人,他们总有最终解释权,让人防不胜防。

20年前在枪击事件中痛失18岁爱子的格里高利·吉布逊在《纽约时报》撰文说,“这是我们美国人想要的生活方式。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枪械。哪怕必须不时忍受一下校园枪击的痛苦,也只能这样。”这代表了很大部分美国人的看法:枪击案频发造成的伤亡,是为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

原标题:我国将完成万余种微生物模式菌株基因组测序

“5年内我国将完成超过10000种微生物模式菌株基因组测序,覆盖超过目前已知90%的细菌模式菌株,完成超过1000个微生物组样本测序,覆盖人体、环境、海洋等主要方向。”12日,全球微生物模式菌株基因组和微生物组测序合作计划在京启动。会上,世界微生物数据中心(WDCM)、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微生物资源与大数据中心主任马俊才透露。

微生物作为最简单的生命体,是生命科学研究不可替代的基本材料,微生物数据是微生物资源共享和开发的关键环节,数据资源的丰富性、准确性和共享水平决定着整个微生物学领域研究和应用的综合能力。马俊才介绍,该计划由WDCM和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牵头,联合全球12个国家的微生物资源保藏中心共同发起,将建立覆盖超过20个国家30个主要微生物资源保藏中心的微生物基因组、微生物组测序和功能挖掘合作网络。

马俊才表示,借助该计划,未来将在微生物基因组与微生物组资源共享和挖掘方面建立一套国际标准体系,建立全球权威的微生物组学参考数据库和数据分析平台。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这个宿舍男生集体“织毛衣”,知道真相的网友笑趴……

最近,一段男大学生宿舍集体织毛衣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他们是北京一高校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而织毛衣竟然是他们的作业……

视频中的男生们来自北京城市学院,是该校服装设计专业的大三学生。

男生集体在宿舍织毛衣,竟是为了赶作业?

“我们有一门课叫服饰手工编织,就是一个结课作业。作业挺紧的,大家就一起织。”

视频中的男生表示,这门课结课后,他还得了一个不错的成绩。

“那个课期中之后就结课了,(最后成绩)我是84还是87分,真心地喜欢这个专业,所以做起来对我来说,真的是没有太大的难度。”

对于这些热爱针线活的男生们,网友们纷纷表示赞扬。

也有网友发出疑问,你们服装专业的,都是期末组团织毛衣么?

很多该专业的同学回忆起了自己当初织毛衣的情景……

你们专业也有类似的作业么?

来看看同学们的经历,

自己选的专业,

哭着也要把作业做完!

出版专业要自己“出书”?

湖北大学2016级编辑出版专业学生的期末作业也十分特别,老师让他们自己编写设计、自己印刷装订一本书。

从去年开始,给编辑出版专业学生教授出版装帧与设计课程的老师黄彦,就在开学布置一项实践作业——自己做一本书,“我希望学生们通过实际操作,了解编辑出版的全过程,并用不同的版式、色彩、字体,设计出自己的作品。”

从选题策划、用PS设计封面,到InDesign软件排版编辑、买特种纸印刷、搜集教程穿针装订等等,这些步骤伴随编辑出版专业学生整整一个学期。

2016级编辑出版专业学生陈素华说,“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本书,很是珍贵!”陈素华在制作过程中,因为纸张设置不对,又重新排版,后来又因为封面大小不对,在打印店临时更改封面,前前后后换了好几次纸张,对辛辛苦苦孕育出来的《岁食记》,她感慨不已,“一直以为做不出来,最后还是做出来了,虽然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我还是很开心。”

其中最为特别的是2016级编辑出版专业学生黄钡的书册设计。她将其中讲述日本饮食文化的书页,卷成寿司模样,与日餐筷子、装饰小花整整齐齐摆在黑色塑料盒中。黄彦老师给这个设计点赞,“这个会获大奖哦!”

汉语言文学:用小篆手抄经文

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李福言老师给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5班的同学布置了一项特别的作业:用小篆在竹简上手抄《孝经》全文。

这门课的期中作业终于上交了,堆在讲坛上,简直把人吓到了!

据了解,这门课程为古代汉语。全班51人,总共数百斤的期中作业,垒成了一座小山。

由于这作业实在太重,老师没法带回去,只有现场检查后又发还给大家。同学们在教学平台上传竹简的照片,再由老师批改。

《孝经》全文2369字,根据个人的字体大小,抄写完成大概需要5-9卷。

同学们对于这样的作业感到很新奇,觉得这样的作业完成后很有纪念意义,完成作业后感觉有些小骄傲。在空间晒出作业后,大家都纷纷点赞。

你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专业作业”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台当局力推“国家语言多元化”的背后

在台湾,“国语”向来指的就是普通话,但民进党当局正在颠覆这一常识。台“文化部”近日大动作推出“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若该“法案”通过,则台湾的“国语”将变成十几种方言、少数民族语乃至手语的代名词。岛内舆论指出,民进党此举意在贬抑中文地位,“去中国化”不但要“亡其史”,还要“乱其语”。

意在稀释“国语”

近日,台当局“文化部”连办6场“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公听会。该草案把“台湾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语言及台湾手语”列为“国家语言”。此处所谓的“各固有族群之自然语言”,包括闽南语、客家语、少数民族语等。

在语言层面搞“去中国化”,其实是民进党的惯用伎俩。早在陈水扁时期的2003年,民进党就试图推动“语言平等法草案”,2007年又推“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但由于引发极大政治争议,未获成功。

如今民进党故伎重演,时空环境却已不同。民进党现在占“立法院”绝对多数席位,行政、“立法”大权独揽,国民党毫无抗衡之力。岛内媒体指出,该“草案”经“行政院”审查,再于下个会期送交“立法院”,通过“指日可待”。

此“草案”一出,引发外界强烈质疑。舆论指出,官方语言的存在意义,本来是为了便于内外沟通,所以全世界多数地方都只有一种官方语言,就算规定有几种官方语言的地区,最后也会自然而然地独尊一语。现在台当局反其道而行之,所为何来?

台湾《中国时报》评论文章认为,蔡英文当局意在使台湾长期处于主导地位的“国语”面临渐遭“稀释”、“去(单一)国语化”的命运。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表示,语言是重要的文化、政治载体,一个地区或国家的语言应是渐进融合的,但台当局的做法却是渐进“拆解”,是瓦解“国家语言”承担的使命,是“柔性台独”。

不该有的麻烦

可以预见,若该“草案”获得通过,将引发一系列本不该有的麻烦。

“草案”规定,“学校教育得使用各国家语言为之”,台当局官员举例,这代表“用母语教学不会被罚”。岛内一名家长就此投书媒体说,自己的孩子本来就因为说不好闽南语而被同学嘲笑,将来如果老师要用闽南语、客语授课,叫他怎么办?更何况,以闽南语为母语的老师如何教授一群以客语为母语的孩子?

“草案”还规定,岛内民众参与行政、“立法”、司法程序时,“得使用其固有之国家语言”。台湾媒体由此推理,若通过此法,那台少数民族“立委”在“立法院”质询,可以使用其母语质询;“立法院”则必须设置译员代为传译,“院长”或官员才能作答。甚至,少数民族人士使用母语到户政机关办理登记,各乡镇公所都须设专人代为传译;否则,即可能构成违法歧视。也就是说,本来沟通无碍的社会,将来可能要变成随时需要第三方翻译。

民进党一直处心积虑想用其他文字取代中文,只苦于无法得逞,于是退而求其次,要将中文先行弱化、稀释、贬抑。蔡英文去年5月会见美国商务部助理部长时看着讲稿致词,竟用英文说: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我说不好中文),令各方错愕。台湾地区领导人竟自称连中文都说不好,是哪里出了问题?台湾教育界忧心,民进党的做法,将让台湾下一代变成“英文说不好,中文讲不通”,那才真的是欲哭无泪、“无语”问苍天。

现代“巴别塔”

民进党推任何政策,最爱打“公平正义”旗号,比如追杀国民党,就叫做“转型正义”。这次在语言上动手脚,又喊出“语言平权”“保护母语”“文化多元”等多个动听口号。

李登辉曾说“台语”是台湾“唯一的语言”,现在台“文化部长”郑丽君又说要专门拨款设“台语频道”,又何尝有“平权”的意思。所谓的“语言平权”,真实目的不过是要独尊“台语”,顺带挑唆台湾少数民族和客家人一起“挑战中文”,达成族群撕裂的效果。

“保护母语”同样是个借口。从2001年陈水扁上台开始,闽南语就成了台湾小学生的必修课,今天闽南语在台北以外的台湾地区都是强势语言,根本无需额外使用公家资源加以保护。而且台当局已于6月中旬颁布施行“原住民族语言发展法”,其中规定少数民族地区可用族语书写公文,已让各地大感吃不消。盖因少数民族语有音无字,只能用罗马拼音代替,写出来根本是无人能懂的“天书”。既有措施已有矫枉过正、多此一举之嫌,增列“国家语言”,就更是画蛇添足。

因为一己的意识形态和选票利益,民进党正把台湾带向内耗和沉沦。“我是人,我反核”,已让台湾面临缺电危机。不承认“两岸一中”,让台海陷入危机,社会对立加剧。“语言平权”,则会在族群之间设置语言壁垒。在全世界都掀起学中文风潮之时,削弱中文地位,也等于削弱台湾的整体竞争力。

台湾《联合报》评论文章说,在“巴别塔”的故事中,世人因为说不同的语言而无法沟通,以致造不起通天塔,蔡英文当局同样在裂解台湾社会,让人们无法合力开创未来。(作者: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 王平)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7年08月22日 第 04 版)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