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娱乐 下的文章

  韩称金正恩仍可能年内回访

  韩国统一部19日说,尽管朝鲜与美国的无核化谈判陷入停滞,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仍可能按照约定,今年年底前访问韩国首都首尔。

韩国总统文在寅9月18日抵达朝鲜平壤,今年第三次“文金会”将于9月18日至20日举行。18日,文在寅与金正恩一同驱车平壤街头,二人打开天窗,向民众挥手致意。 平壤联合采访团供图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9月18日抵达朝鲜平壤,今年第三次“文金会”将于9月18日至20日举行。18日,文在寅与金正恩一同驱车平壤街头,二人打开天窗,向民众挥手致意。 平壤联合采访团供图

  准备接待回访

  统一部发言人白泰铉1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尽管朝美无核化谈判陷入停滞,金正恩仍有可能年内访问首尔。

  白泰铉告诉媒体记者,韩国将充分准备确保韩朝协议顺利落实,包括年内接待金正恩回访。

  韩国总统文在寅今年9月访问朝鲜首都平壤,会晤金正恩。韩国媒体报道,金正恩当时承诺年内访问首尔。文在寅本月初说,金正恩“不久”将访问首尔。

  自朝鲜战争1953年停战以来,韩国多名总统曾前往平壤访问,但朝鲜最高领导人从来没有到访首尔。

  由于朝美无核化谈判陷入停滞,一些专家猜测金正恩可能推迟回访计划,韩朝主要合作项目可能无法年内启动。

  白泰铉说,据他所知,美朝正在磋商高级别会晤日程安排,他无法提供更多细节。按他的说法,相关安排应由美朝两国商定。这一会晤原定8日在美国纽约举行。本月上旬,朝方以行程繁忙为由通知美方推迟会晤。

  设涉朝工作组

  韩国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李度勋19日启程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始为期三天访问。韩国外交人士说,韩美打算在李度勋访美期间启动涉朝工作组。

  工作组韩方首席代表为李度勋,美方首席代表由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出任。白泰铉说,统一部负责韩朝交流合作事务的科长级官员随李度勋一同访美,将加入工作组。

  韩国媒体报道,工作组将讨论朝鲜半岛无核化、对朝制裁和韩朝关系等事宜。

  朝鲜反对韩美设立涉朝工作组,认为这显现美国欲阻拦北南合作的“险恶用心”。

  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对韩宣传网站“民族团结网”发表评论:“美国计划设立一个机构直接监控朝韩关系。这是傲慢之举。美国毫无理由干涉韩朝之间事务。”

  朝韩原定今年10月下旬联合考察半岛西海岸的京义线铁路,因韩美“意见不同”没有实现。迄今,铁路联合考察尚未完成。据新华社

  11个城市、2万余人参与竞逐,160名选手杀出重围将于本周末亮相总决赛舞台  全省高校电竞联赛城市赛在下沙收官

  本报记者 阮飞霞

  昨天下午的下沙宝龙城市广场,因为一群年轻人的到来而热闹非凡。随着来自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TC战队”、浙江工业大学的“KC战队”及宁波大红鹰学院的“行走的60分钟战队”分别夺得《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全军出击》的杭州站冠军,今年的ZUEL浙江省高校电子竞技联赛城市赛阶段就此宣告落幕。

  从10月20日开始,ZUEL经过了校园海选赛、城市总决赛,在全省11个地市吸引了2万多名高校电竞选手报名参加,让ZUEL成为了金秋校园中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作为本次城市赛的收官站,杭州站的结束,也意味着总决赛的战鼓已经擂响。本周六,将有来自全省的36支队伍的160余名选手将亮相总决赛舞台,他们都是从为期一个月的厮杀中历经层层关卡、最终突出重围的佼佼者。“今年的城市赛,共有176支队伍参加,能够从这么多的高手中脱颖而出,也让我们对今年的总决赛有了更多期待。”作为本次大赛的主办方之一,浙江省电子竞技协会副秘书长蒋伟锋昨天也在下沙见证了年轻人的热血与激情。

  据悉,今年的ZUEL总决赛会在往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加码”,将赛场摆在了位于杭州下城区中国(杭州)电竞数娱小镇内的LPL职业战队LGD主场进行,两天的比赛中,36支决赛队伍的选手都将能感受到职业联赛级别的赛事体验。各个项目的冠军选手还将获得晋级明年全国高校电子竞技联赛(CUEL)的资格。

  2018ZUEL“中国移动宽带电视杯”浙江省高校电子竞技联赛,是ZUEL连续举办的第四届,设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全军出击》三个项目,30万元总奖金更是创下历年新高。四年来,ZUEL已经成长为国内最具标杆意义的高校电竞赛事之一,不仅为全省的大学生选手提供了展现实力的舞台,也让高校学生得以近距离参与电竞、了解电竞,起到了助推电竞产业发展的作用。

阮飞霞

阮飞霞

  今年前三季度已有4045只私募产品清盘 为5年来清盘量之最  “一哥”王亚伟旗下私募产品“提前清盘”

  最容易出“神”的私募行业,今年前三季度已有4045只产品清盘,为5年来清盘量之最。最有代表性的是,曾经的“公募一哥”、如今私募大佬王亚伟的基金,也被曝出提前清盘。

  王亚伟的私募“提前清盘”

  由于长期在公募基金(华夏基金)任职,王亚伟靠“华夏大盘”6年创造出1182%的回报率,远超同类基金的234%,依靠“华夏策略”,创下过3年126%的回报率,是同类基金平均收益三倍,因而被市场“封神”。过去的股神今年业绩不佳,旗下一款产品被迫“提前清盘”。

  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曾经的“公募一哥”,而今的私募大佬王亚伟的千合资本旗下的中铁宝盈祥云3号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提前清盘。

  中铁宝盈祥云3号成立于2016年3月1日,同年3月25日成功备案,基金类型为基金子公司,托管人招商银行,在协会的运作状态为提前清算。

  该基金信息最后更新时间为2018年9月4日,据第三方数据显示,该产品清盘时间为今年9月12日。有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王亚伟的产品几乎“全面亏损”。以其拳头产品“昀沣”系列为例,今年以来平均下来亏掉30%以上。

  公开信息显示,王亚伟旗下的产品有最新净值展示的合计有19只,平均收益为亏损14.5%。今年以来,昀沣系列6只有净值数据的基金平均亏损达24.035%,其中昀沣基金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32.96%,昀沣4号收益为亏损20.37%,昀沣2号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26.45%,昀沣5号收益为亏损14.78%,昀沣9号收益为亏损15.34%,昀沣3号收益为亏损34.31%。另外,王亚伟的千纸鹤1号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29.32%,云豹三号收益为亏损23.21%。

  王亚伟今年连续“踩雷”

  公开数据显示,王亚伟的昀沣基金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32.96%,另外一只产品昀沣3号今年以来收益为亏损34.31%。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三季报数据显示,王亚伟的千合资本旗下昀沣基金期末持有三聚环保4810万股,另外一只产品昀沣3号却减持该股1530万股,退出前10大流通股股东。三聚环保今年以来,截至11月19日,其间下跌达54.66%。10月12日,三聚环保发布业绩预告称,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为12.20亿-14亿元,同比下降29.82%-38.84%。再加上三聚环保大额解禁压力,10月15日到17日,三聚环保差点出现连续三个跌停板。但从2013年以来,王亚伟对三聚环保却是5年不离不弃。

  “一哥”王亚伟今年“踩雷”的个股不止三聚环保,经纬纺机也是麻烦缠身。11月11日晚间,经纬纺机公告称终止收购中融信托32.99%的股权,公司股票自11月12日起复牌,距3月12日经纬纺机宣布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已过去8个月。复牌后,经纬纺机股价出现两个“一字板”跌停。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昀沣9号继续持有经纬纺机300.01万股,为第5大流通股东。值得一提的是,王亚伟在三季度大幅减持了曾经重仓持有的北京城乡、广电网络,已退出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前10大流通股东。

  前三季度超4000只私募产品清盘

  以前“股神”层出不穷的私募行业,今年遭遇投资冬天,前三季度已有4045只产品清盘,涉及机构达1942家。此前2014-2017年,私募产品清盘量分别为782只、1824只、2288只、3572只。 一般来说,私募平均清盘线在0.7元左右,也就是说,今年以来有4000多只产品亏损了至少30%,普遍亏损严重。

  据统计,今年初到10月中旬,全市场3553只A股中,有3290只出现下跌,占比高达92.6%;剔除2018年上市的新股后,其余3464只个股中则有3259只出现下跌,占比高达94.1%。公开数字显示,前9个月发布清盘公告的公募基金达294只,是去年全年的2.8倍。清盘的基金中,主要还是混合型和债券型基金,清盘数量分别为153只和105只,占比清盘基金总数的九成。

  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居民与舞者协商往往成骂战闹剧  因广场舞噪音引发纠纷频频上演

  □ 本报记者 赵丽

  在北方某个小城市生活的程建生,房子前后各有一个小广场,景色优美适合养生。也正因如此,手机的闹钟功能几乎从未使用。

  每天早上6点,楼前小广场准时响起“精忠报国”的音乐,接着响起阵阵有力的扇子声。用程建生的话来说,这是要给他打足一天好好工作的“鸡血”。

  几乎同一时间,楼后的小广场也不甘示弱地传来了中老年广播体操的音乐。

  到了傍晚时分,一群大妈则准时出现在程建生家楼前的空地上。她们伴着激情歌曲,动作一致地抬手转身。程建生很是反感:“她们剥夺了我安静看晚霞的权利。”

  即使是通过微信的语音功能,但程建生的苦恼与无奈还是顺着网络毫不掩饰地传递到记者耳中,“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广场舞困扰,但冲突起来对双方都有伤害”。

  同样遭遇广场舞烦恼的还有李晓娟。一年前,李晓娟辞职回家考研。然而,就在她焦头烂额地刷题时,广场舞激昂的音乐传了进来。

  起初,李晓娟试图交涉。她下楼和跳舞的大妈协商,希望对方能把音乐声音调小点,“她没正脸看我,说‘你把窗子关了不就小声了’。我当时就懵了,竟无语凝噎。然后看着她把声音调小,我也就算了,说了声‘谢谢’上楼回家”。

  没料想,第二天,广场舞的声音又回到了当初的音量。李晓娟又跑到楼下,“我和她们解释了原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们看了看我,没说话,音乐又关小了一点,于是我又上楼回家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渐渐地,李晓娟都不想下楼了,直接在窗口向下喊,“声音要大到类似咆哮,因为不咆哮不带怒气,就会被直接无视”。

  “接下来,同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是精确回放。”李晓娟无奈地说,她后来烦了,戴上隔音耳麦关上窗子,但还是能听到广场舞的音乐声。

  一个多月后,居住在李晓娟楼下的邻居也“忍无可忍”,因为邻居的儿子上初三,需要安静学习。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用李晓娟的话来说,就是一场“居民区世纪大战之嘴炮斗”。

  “吵得面红耳赤,结果是接下来的几天没跳广场舞了。”李晓娟说,可是好景不长,几天之后,广场舞的音乐卷土重来,而且有更甚之势。

  这次,李晓娟决定再次单枪匹马前去理论。

  “你要么小点声,要么换地方,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什么?”

  “报警!”

  “你报吧,看谁敢抓我们。”

  随即,李晓娟报警。

  “在等民警来的时候,我被围攻,诸如‘你家不用电视啊’‘这也算吵’‘你搬家好了,搬别墅去’‘你不讲道理’‘对老人这样还报警,你没素质’等,不绝于耳。”李晓娟回忆说,“协警赶到后一直劝我,那几位大妈见状越战越勇。之后,我被暗示向那些大妈道歉,居委会和物业也被扯了进来。”

  按照李晓娟的想法,道歉可以,但底线不能动,所以表示“换个时间、换个位置或者声音小点都行”。

  “谁知道,我刚说完,她们那边就炸了,说‘我想啥时候跳就啥时候跳’‘换位置,摔倒你赔钱’等。”李晓娟说,最后只能不欢而散。

  程建生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

  在小区空地跳广场舞的大妈认为,来提意见的程建生就是“砸场子”的。每次理论都是一番激烈交锋,双方互不相让,辱骂声、呼喊声夹杂在舞曲里,“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最后,不欢而散,各自悻悻而走。

  “不堪入耳、不堪入目。”程建生不愿过多提起当时的场面,“都是有一定文化的人,这种事太丢人。”

  跳广场舞,不仅因噪音引发居民与跳舞者的冲突,因为场地有限,广场舞队伍之间还可能发生纠纷。

  在一条狭窄的街道上,两队来跳广场舞的大妈因为场地争执起来,双方各不相让,争吵得面红耳赤,甚至互相推搡,眼看就要动起手来。这样的情景,近年来并不鲜见。

  “都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还在大街上因为这些小事大打出手。”曾经亲眼目睹此类纠纷的北京市民林峰西摇摇头说,“就不能体面地跳支舞吗?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大妈们有自身的问题,但这更加考验政府的管理智慧。”

  采访结束时,李晓娟给记者发来一条微信:难道资源有限,就要按“闹”分配?

  央视财经评论丨车市,这个冬天有点儿冷!告别高速增长,车企如何变招?

  日前,全国乘联会发布了各车企10月份销量数据,在整体汽车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不少车企纷纷折戟,部分车企当月销量甚至同比下滑超10%,全年可能呈现负增长。

  数据显示,今年10月,汽车产销分别为233.45万辆和238.01万辆,同比下降10.05%和11.70%。其中,乘用车与商用车销量分别下滑13%、2.8%。尤其乘用车,连续5个月下滑。

  “金九银十”不再,汽车市场遭遇近20年来最强“寒冬”。竞争不断加剧,汽车行业如何抓住发展大趋势?11月20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财经评论员章弘以及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做客演播室,深入解析。

  销量连连下滑 冬天真的来了?

  章弘:稳中有升将成为常态

  

  财经评论员 章弘:增速放缓是今后的常态,或者说稳中有升是今后的常态。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有几个理由:一是汽车销量的发展高歌猛进了30年,现在私家车保有量已经近2亿辆了,这个时候有一些疲软饱和是很正常的;第二个理由就是我们购置税,曾经在前三年一直下降到只有10%,当时卖得比较火,所以把现在的销售量透支了一部分。因此,增速放缓,稳中有升是今后车市可能出现的常态。

  刘戈:汽车销售并不是线性增长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今年七八月份已经开始出现汽车销量下降的情况,在这之前可能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汽车,尤其是家用汽车20年来的高速增长。

  但是发达国家,汽车销售的增长状态并不是线性增长。美国大概在1905年,以福特的T型车为开端,汽车大量进入家庭。发展到1930年的时候,每千人达到了200辆,也就是说在20多年的时间里,经历了飞快的增长。

  中国从90年代开始,汽车进入家庭也几乎是从零开始,现在到了每千人160辆,接近200辆的状态。这个周期大概要二三十年,所以现在来看,从中国道路的条件和消费习惯,以及城市的规模等这些因素来讲,瓶颈期比汽车界人士所预想的来得要早一些。

  告别高速增长 车企如何变招?

  章弘:新能源汽车还需要接受市场更多考验

  

  财经评论员 章弘:首先从厂家来讲,传统厂家和新能源厂家加起来一共有455家,查得到的品牌大概160多个,再加上所谓的新势力造车,就是拿了风投在互联网上造车的有49家。

  汽车产业不需要这么多的造车厂家,所以它肯定会有一轮非常激烈的淘汰;另一方面,对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径,仍然还有很多的争论和分歧:到底是纯电的?还是混动的?还是燃料电池?还是乙醇汽油等等....。.

  此外,电池生产的过程中间是不是环保,电池用完了,电池的处置是不是环保?很多的问题要到市场上去寻找答案。

  刘戈:汽车行业的一场革命正在中国展开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可能对于很多汽车巨头来讲,他们做出了一个判断,汽车行业的一场革命可能就要在中国展开了。现在所谓的弯道超车,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转变能源结构。另外,未来我们要在新能源的发展上做出努力,车企只有不断适应市场出现的新变化,以变应变,才能谋求更好的发展。

  章弘:中国汽车市场增长 正未有穷期

  

  财经评论员 章弘:我个人认为中国汽车市场的增长还会继续下去,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已经从政策引导型开始转变为市场需求型,这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再继续出台更大力度的产业政策,来引导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发展。

  另外,一个是关于二手车发展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把二手市场发展得很好,甚至把它出口到其他国家去的话,我们国家汽车的增长还会再上一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