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娱乐天地 下的文章

  社北京11月20日电 (宋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致力于同马方深化务实合作、保持两国关系积极良好发展势头的意愿是坚定的、明确的。

  有记者提问,马尔代夫新政府称将退出与中方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因为有马方政治家称,该协定是单向的,中方不会购买马方的任何东西。你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表示,《中马自由贸易协定》经过双方平等友好协商,是互利共赢的,早日实施将使双方早日受益。我们相信马尔代夫政府会作出正确选择。

  另有记者问及,马尔代夫新当选总统萨利赫表示,考虑到马方面临的经济形势和腐败问题,马新政府将对一些同中国的合作项目进行重新评估和审计。中方如何看待马政局变化后的国内局势?马前总统亚明被认为是亲中国的,而新任总统萨利赫被认为是更亲印度的。

  “我不掌握你提到的具体情况。”耿爽说,“我知道的是,不久前,习近平主席特使、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雒树刚出席了萨利赫总统的就职典礼并与萨利赫总统举行会见。”

  耿爽指出,会见中,萨利赫总统表示马新政府重视并致力于发展对华关系,愿深化两国务实合作,丰富两国关系内涵。萨利赫总统还表示,中国是向马提供经济和发展援助最多的国家,中马友谊大桥建成通车极大改善了地区民众出行条件,让马方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两国合作给马带来的好处,马方欢迎更多中国企业来马投资。

  “我想,这些评价如实反映了中马务实合作的现状和意义。”耿爽说。

  他说,至于你提到马尔代夫前总统亚明和新任总统萨利赫奉行什么样的对外政策,你更应该向马方去询问。中方致力于同马方深化务实合作、保持两国关系积极良好发展势头的意愿是坚定的、明确的。(完)

  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遗体告别仪式昨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程开甲因病于2018年11月1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门口,来自社会各界的悼念人士排起了长队,大家胸前佩戴小白花,表情肃穆。参加完遗体告别仪式后,钱绍钧院士、吕敏院士、杨裕生院士以及程开甲生前的同事、朋友们向记者讲述了各自与程开甲的故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于梦江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1918年8月,程开甲出生于江苏省吴江县,1937年他考取浙江大学物理系“公费生”,在这里接受了束星北、王淦昌、陈建功和苏步青四位教授的训练。1946年,程开甲获英国文化委员会奖学金,考入爱丁堡大学,师从有“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之称的玻恩教授。1948年,他成为英国皇家化学工业研究所研究员,并获得爱丁堡大学博士学位。

  1950年,程开甲谢绝了玻恩教授的挽留,开启了科学报国的人生之旅。他先在母校浙江大学任教,后调入南京大学。为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他主动把自己的研究重心由理论转向理论与应用相结合,并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固体物理学》教科书。

  1960年,程开甲调入北京,开始从事我国核武器研究,从此,他隐姓埋名,在学术界销声匿迹二十多年。两年后,44岁的程开甲成为我国核试验技术的总负责人,踏入了号称“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开始在新疆的核试验基地工作。他参与主持决策了包括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增强型原子弹、两弹结合等在内的30多次不同试验方式的核试验任务,带领科技人员建立发展了我国的核爆炸理论,为建立中国特色的核试验科学体系作出了杰出贡献。

  20余年后,程开甲离开新疆的试验基地回到北京,转入国防科技发展战略研究,2015年10月,97岁的他光荣退休。

  程开甲一生获奖无数。1999年更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4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7年,习近平主席亲自将“八一勋章”颁授给这位杰出科学家。

  中国工程院院士钱绍钧:他性子急,有问题连夜解决

  他将戈壁滩视为“小桥流水”

  昨日,84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实验原子核物理学家钱绍钧参加了程开甲遗体告别仪式,“我送送老领导最后一程。”

  1966年,钱绍钧来到新疆的核基地,开始了自己在基地24年多的研究生涯。他告诉记者:“程老是我的领导,他先后担任了我们研究所的副所长、副司令,我在他的领导下,在研究室做具体工作。”

  当年的科研工作者扎根西北茫茫戈壁从事核武器研究,条件十分艰苦。钱绍钧回忆,程开甲在基地的住房是一个小小的平房,门口有一条所谓的河,实际上是一条沟,平常都没有水是干的,还栽了几棵树,戈壁滩的树也不容易活,就这样的条件,程老把这形容成小桥流水,他在生活上跟别人没什么差别。

  钱绍钧由衷地认为,程开甲是一个纯粹的科学家,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为科研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才智,对生活上没有要求。“他生活不太会自理,多亏了他的夫人照顾,他的夫人姓高,我们总喊她老高,老高把程老的生活照顾得很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

  他对科研人员很信任很放手

  钱绍钧坦言,当时搞核试验的都是“改行”的人,钱绍钧在被派往西北核基地之前,是核工业部原子能研究所高能物理研究室的助理研究员,以前没人搞过核试验,核试验的测试之前也都没见过,因此很多技术要重新学。

  钱绍钧认为程老在工作中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方面是他对科研人员很信任也很放手。他是一个对自己的意见很坚持,如果你不同意他的意见,他是要着急的,但是只要你说的是对的,他都很支持,因此,我们在研究室的自主权比较大。”钱绍钧一直都认为科技工作一定要给研究人员充分的自主权,如果管得比较死,那就很难发展。

  另一面,程开甲对研究又抓得很紧,钱绍钧清楚地记得,比如前一天晚上自己跟程老提出一个问题,第二天一早就会被他找过去,“他性子很着急,你提出的问题,他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回答你了,领导都这样了,我们能不着急吗?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大家对工作都是全力以赴。”

  中国科学院院士吕敏:我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下属

  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吕敏夫妇昨日也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程开甲。吕敏院士今年88岁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既是程老的学生、又是他的下属。

  “我大学是在浙江大学物理系读的,是程老的学生,本科毕业后,他去了南京大学我去了科学院,不在一起了,后来要搞核试验,又把我们调到了一起,直到1986年我因病离开基地。”吕敏回忆,“核试验刚开始大家都不懂,当时程老是头儿,我们辅助他、跟他做,我们一步步地做计划,看看有什么要求,需要什么,再看需要什么仪器,要去哪里找。我们当时找了100多个单位吧,钱三强帮我们联系,全国都支持,要人给人,要东西给东西。”

  吕敏说,在核基地,程开甲让他管核物理测量方面,“程老就是科学家的作风,他特别用功,人挺好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我们是他培养起来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核试验技术、分析化学专家杨裕生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说:“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科学家,对我们国家的贡献很大。”

  今年87岁的杨裕生在新疆核基地同程开甲一起工作过20年,在程开甲的领导下负责蘑菇云的取样分析。“他的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科学思维,对我们有很大的教育和影响。核试验工作能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和程院士的贡献完全分不开。我们都是在他的培养之下成长起来的。”

  原总装备部司令部邱学臣:他一辈子专心做一件事

  原总装备部司令部的邱学臣感慨,程院士让自己感触最深的是他一辈子就专心致志地干一件事,做科学、做学术很专心。他对研究所的总体建设、实验室建设和学科建设,完全按照科学院来兴建。程院士负责基地核试验的安全、测试技术研究,后来核试验成功,技术发展起来,都是在他研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研究所出了10个院士,都是在他的指导下,在他的亲自带领下成长出来。而且他一辈子不求任何私利。“程院士是我们国家核武器研制、实验、发展的功勋人物。在中国包括中科院是屈指可数的,很让人敬佩。”

  国防科委蒋昌明:他为人没什么架子

  在国防科委工作过的蒋昌明今年89岁了,他坐着轮椅来送别程老。他告诉记者,自己和程老在北京同住一个小区,“他为人没有什么架子,他是领导,我只是干部,平时见了我们也都会互相打招呼。”

  核基地工作人员马占山:我与程老的两面之缘

  在昨日的送别队伍中,不乏从各地赶来的送别人士。马占山专程从新疆赶来参加程院士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因为他与程院士的两面之缘。

  马占山此前在新疆的核基地做安全保卫方面的工作,第一次见程开甲是在1999年,那时候,马占山还是一名排长,在基地招待所门口,程开甲看见向他敬礼的马占山,主动问了他的名字,还鼓励他“年轻人要好好干,要实现人生价值。”

  第二次见面是在2004年,那时候马占山是参谋,程开甲来到基地,又是在招待所门口,程老认出了他。“他喊我小马,他说,我上一次见你也是在这里,时隔5年,程老还记得我,我真的很感动。”马占山说,自己那时候还是负责保障工作,程老问了他好几个问题,得知他当了干部之后,鼓励他要加强学习,虽然不是搞科技研究的,但在科研部队,就要多学习科技知识。“程老对我们年轻人很有耐心,记忆力很好,很亲切。如今程老去世了,我一定要来北京送他最后一程。”

  中新社北京11月15日电 (夏宾)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5日在北京出席例行发布会时透露了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最新进展,并称该谈判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商务部。(资料图)记者 金硕 摄商务部。(资料图)记者 金硕 摄

  高峰表示,对于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欧双方都致力于为未来中欧双向投资提供公平、透明、可预见的全面制度保障,涉及的议题大大超越了传统的投资协定。

  高峰称,目前,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共举行了19轮磋商,12次会间会。今年7月,在第20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期间,中欧双方正式交换了清单出价,标志着谈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高峰还说,目前,经过密集的谈判,中欧双方已就文本中不少投资自由化和投资保护方面的重要条款达成了一致。并即将就投资市场准入方面的清单出价进行实质性谈判。

  谈及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高峰表示,该谈判正在加速推进,货物、服务、投资等市场准入领域已经进入出要价谈判的冲刺阶段,规则领域已经完成了7个章节,另外还有3个章节也已经基本接近结束。

  高峰强调,RCEP和中日韩自贸协定是中国正在进行的经济体量最大的自贸协定谈判,也是中国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完)

  11月5日电 澳洲网刊文称,当地时间11月5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宣布,即将对背包客和打工假期签证的相关规定进行重大修改。

  文章摘编如下:

  保证足够农村劳动力数量

  据报道,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将改革两项农场工人的临时签证引入计划的限制。此前,来自农业游说团体数月的呼吁称,如果不找到更多的劳动力,澳大利亚的农业将面临无人可用,影响收成。在农民委员会和国家党持续呼吁发放新的农业签证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将放宽对现有的2种签证的限制,即打工背包客签证和太平洋岛民计划。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地澳人填补澳大利亚工作岗位的空缺是他的主要任务,但政府也要确保有足够的劳动力让莫里森农民不会因为农作物无人可收而腐烂从而导致其陷入困境,尤其是在草莓行业。

  放宽打工背包客签证和太平洋岛民计划限制

  据悉,针对部分国家的打工度假签证的年龄上限将提升至35岁,背包客们将可为同一个雇主工作长达1年,而非目前的6个月。

  在太平洋岛民计划下,一些雇主可从东帝汶、斐济、瑙鲁、基里巴斯、巴布亚新几内亚、萨摩亚、所罗门群岛、东帝汶、汤加、图瓦卢和瓦努阿图等太平洋岛国引进季节性劳工,目前劳工们可在澳逗留6或9个月,未来停留周期上限将统一延长至9个月。

  澳大利亚也同中国达成协议对中国公民开放打工与度假签证(462类)。这种签证允许每年最多5000名接受过高等教育并有英文技能的中国年轻人赴澳打工度假。

汪峰前女友葛荟婕如约开撕,29日发微博喊话:“汪峰,你快给我滚过来……我要和你聊下xixi的事!别躲在女人后面!”

葛荟婕葛荟婕再撕汪峰汪峰章子怡一家

新浪娱乐讯 汪峰章子怡女儿醒醒满1岁,27日章子怡晒出庆生照片,“小苹果”熙熙也出镜。汪峰前女友葛荟婕如约开撕,29日发微博喊话:“汪峰,你快给我滚过来……我要和你聊下xixi的事!别躲在女人后面!”

xixi指熙熙,是汪峰与葛荟婕的女儿,葛荟婕疑似不满章子怡再晒自己女儿,要与汪峰聊聊。而后,葛荟婕更指汪峰不管二女儿(汪峰康作如所生),她怒斥汪峰:“一天到晚的假装自己是个好父亲?真想一巴掌扇死你。”

目前,章子怡熙熙两人感情浓厚,一家人生活幸福。(禾失)

捐款者想要通过筹款,来接近他的爸爸,也就是唐纳德·特朗普,他于明年1月20日将正式出任美国总统。